当前位置:
首页 >> 文物资源
明山秀水九仙山

发布日期:2016-12-05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文物局字号:[ ]


李朕葳    宋思亮

       九仙山地处曲阜城北18公里,位于曲阜市吴村镇的北部。104国道与京沪铁路沿山而过,京福高速公路傍山而行,区位优越,交通便利。这里层峦叠嶂,泉涧交汇,林木茂密,风景秀丽。以碧霞祠为代表的40多处名胜古迹和造化神奇的自然景观,散见于明山秀水之间,素有“小泰山”之称。
  1神秘缥缈
  因九天仙女得名“九仙山”之名的来历与九天仙女的传说有关。据说侍奉王母娘娘的九个仙女乘王母酣睡之机,相偕偷离瑶池,下凡游玩。她们降在一座大山前,但见峰峦耸翠,花艳蝶飞,泉壑幽美,芳心甚喜,便在山中住了下来,她们一边修练道行,一边为当地乡亲治病,引水灌田,栽培枣梨杏柿,竟至乐而忘返。王母娘娘探得清楚,迫令他们返回仙界,但仙女们留恋人间,众乡亲也难以割舍。王母大怒,长袖一挥,9位美丽的仙女便化为9座山头,长留人间,而“九仙山”之名却流传了下来。时至今日,漫山遍野的清泉涧溪、干鲜果树、中草药材,似乎都与仙女的传说有关。每逢夏季,九仙山至山腰以上皆有云气,从几十里外的远处眺望,但见山隐云中,神秘缥缈,云蒸霞蔚,烟笼雾罩,成为曲阜独有的一大自然景观。
  九仙山以钟灵毓秀而驰名,文化底蕴厚重,儒、佛、道、杂等各种流派在此交汇融合,相继留下了众多的名胜古迹,如战国时期的凤凰城、吴王城、瞭望台、跑马岭、饮马泉;象征圣贤遗迹的孔子石、颜子洞、孟母石、仙盘石;历代建造的王母行宫、碧霞祠、九女堂、灵官殿、三清殿、三朝阁等。
  每年一度的夏历三月三“九仙山庙会”,吸引着十里八乡的男女老少和天南地北的香客纷至沓来。九仙山老奶奶生日为阴历三月十五日。自古有逢三就高之说,又因阳春三月值踏青游玩良机,故此人们为纪念老奶奶寿诞,成会于阴历三月三,集四方游客登高祈福、祛病消灾,遂又称“香火会”。庙会源于明朝初期,兴于清康熙年间。现今会期五日,盛况空前。2011年,被授予“济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2015年,首推祈福大典使庙会更具意义,更为丰富。
  2孔子石观云蒸霞蔚察世间百态九仙山峰峦纵横,奇石嶙峋,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孔子石。孔子石是由一块完整的花岗石历经约25亿年自然生成的,通体质地细腻,神形兼备,十分罕见。石像高2.6米,围度5.6米。宽袍大袖,腰佩宝剑,纶巾束发,双手叉握胸前,信步山水之间。其姿态儒雅高古,神情从容谦恭,从几个不同角度审视,均与唐代画圣吴道子所绘《孔子行教像》无异。近视之,五官似有民闻所传“七露”特征,老夫子“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”的尊容尽收眼帘。他面向西北,观云蒸霞蔚,闻松风长啸,听水涛咆哮,看世态炎凉,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。
  孔子石景区以北山花烂漫、红叶遍山、层林尽染、彩蝶放飞,群山夹峙中一泓碧水如明镜镶嵌于中,构成“三面山峦回峰映,一泓碧水涵碧空”的生动画面。这泓碧水即为“醒酒池”。战国时期,吴起为著名军事将领,因娶齐国女子为妻,受鲁国君排斥,不予授将。吴起遂将妻子杀死,赢得鲁君信任,指挥“一战成名”的齐鲁战争。但其行径为鲁人所恶,终被鲁国所唾弃。吴起悲痛交集,悔恨杀妻之举,故以酒解闷,排解烦忧。偶一日,酊酩大醉,见此间芳香四溢,空气清新,一泓碧水,清澈见底,进入池中,醉酒立醒,亦被称之为“醒酒池”。
  棋盘石位于九仙山北部,方圆三十余围,高五六米,形似“六博棋”(汉景帝刘启打死刘濞之子所使用的棋盘,导致七国之乱)。盘石旁立有石碑,镌刻“山阴有石若磐,曾有孔子及弟子盘涉”。相传,九仙女神游人间时,见其山间有一奇石,貌似棋盘,遂在此对弈过三天三夜,后被王母贬落凡间,经常在此下棋取乐。据《曲阜志》记载:春秋时期,孔子向老子问礼后,也曾登山与老子在此对弈过。
  三清庙原建于山下龙湾之北,清康熙九年(公元1670年)移建于山腰,正祠三间,前接卷棚,原供玉清元始天尊、上清灵宝道尊、太清太上老君,祠东有一阁,也为三间。另外,在正祠东侧有石碑1通,为康熙九年立《九仙山创建三清庙碑记》。碑刻记载:清康熙八年,孔子六十七代孙袭封衍圣公孔毓圻在主持建造老奶奶庙之外,还建其他庙宇,使三清有观,玉皇有阁,王母有宫,观音有堂,山神有祠,堪称道教文化之瑰宝。
  3天池如镜记录难忘岁月九仙山顶,有池,曰九仙天池。其水青如兰,远眺之,如玉镜镶于山巅。山涧有溪流数条,潺潺而入天池。天池附近发生了许多动听的故事,同时天池也像一面镜子,记录下了那些难忘的岁月。
  九仙山阻击战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。1947年,蒋介石对山东解放区实行“重点进攻”,国民党新五军等部从济南南下,企图在曲阜、宁阳至兖州一线,对我华东野战军实行包围。7月11日,华东野战军8纵24师的3个团为掩护主力西渡,奉命阻击敌人。经过周密勘察部署,我部决定于九山地区布防,利用有利地形对敌人实行阻击。敌人以团为单位,在飞机、大炮、坦克做掩护下,向我阵地狂轰猛冲。经过几十次的冲锋,敌人伤亡惨重,损失近千人,被炸毁坦克3辆。至11日下午,我军胜利地完成阻击任务。战斗中,我军近百名战士战场捐躯,留下可歌可泣的一幕。后来,烈士们被葬于九仙山之颠,长眠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。
  据《中共曲阜地方史》记载,曲阜二次解放初期,反动派残匪在九仙山拼凑反动势力,不断进行抢劫、暗杀等破外活动,扰乱社会治安,制造反革命事件,严重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1948年4月,鲁中南区在济宁组建指挥部,统一部署了剿匪斗争。第四、五军先后进行了7次大规模的剿匪反特活动。1948年6月,鲁中南党委及第四、第五地委、军分区组战曲(阜)、宁(阳)、滋(阳)三县联合剿委会,陈毅元帅亲自指挥,经过两个多月的浴血奋战,全歼盘踞在九仙山一带的土匪3000余人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